秋風颯爽,又是思念的季節。

這樣的天氣,最讓人多愁善感。漫步在秋意盎然的東區,不知怎的哼起當年的歌曲--優客李林的認錯,一個人獨自走在台北街頭,一種傷感的情緒油然而生。

『當風輕輕吹起的時候,那是想念的季節,你說你愛回憶,我說我永遠銘記。彷彿眉弦有時隱,聚散總難免,當風再次吹起的時候,是否你曾真正了解?串串風鈴響起的陣陣思念,不論是黎明或是深夜都未曾改變』

不知不覺想起了這是十幾年前寫給學妹的字句.... 

這回憶是是斑駁,還是陳年酒香,已經分不清楚。但是本質總是,不堪回首又難以忘懷的往事吧!已經沒有苦,沒有酸,只剩已經不屬於我的一種微香微甜的滋味。隨著年紀增加,很多回憶也淡了,被時間洗滌得只剩下香甜的尾韻,這不正是喝咖啡的感覺?

undefined

 

漫無目地沿著忠孝復興和兄弟飯店間的小路散步,享受這秋陽殘存的暖意。不知走過了幾個路口,在街角望見一家看咖啡館,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1-2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4.jpg

1-7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29.jpg

 

就像聖境預言書中的某個覺悟,所有看似偶然的巧合,其實都有其深刻意義,在聖經中也有著相同的說法。

當我被引向這家咖啡店,我知道將有什麼事即將要發生,反正到晚上約訪還有兩個小時,找個咖啡店休息一下是不錯的想法。

3-5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41.jpg

 

竟有這樣的巧合,走進咖啡店裡,竟然看到我曾經苦戀多年的學妹--昀梓。

6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66.jpg

 

雖然已經有十幾年沒見了,但是昀梓猶如洋娃娃般的大眼睛和長睫毛,還有右臉龐綠豆大的美人痔,是我這輩子都沒辦法忘記的,或許她不稱上美,但是絕對是可人兒。歲月在我身上烙印的同時,也同時刻畫著學妹,皮膚不復昔日白晰吹彈可破,襯托出大眼睛的眼帶也略帶點鬆弛,依然不變的是他頭頂上的大波浪捲髮。

看到她,我的心頭很是一震,該不該前去跟她打招呼?十幾年不見,他會記得我嗎?正在遲疑間,昀梓抬起頭來望見了我,一如往昔熱烈的高舉揮動雙手,喊著--學長!!半站起來的身子,看得出身懷六甲,總有七八個月了吧,原本纖細的身體變得有點豐腴了。

桌上放著杯看起來挺可口的蜂蜜拿鐵。

7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80.jpg

 

我:我正想跟你打招呼,怕你不記得我了,有十幾年沒見面吧?

昀:是呀。最近過得怎樣?我記得上次跟你連絡,是在facebook上,有幾年了吧?

畢業後一直沒有連絡,拜網路發達之賜,透過其他學弟帳號加了她才重新連繫上。其實也有很多機緣巧合,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,當時經理跟我說,前兩任坐你這個位置的也是Z大國貿系的,一問起名字,竟然是她。因為覺得這家老公司太沉悶,後來跑去一家當紅的科技公司上班。

在Facebook上的最近一次交談,也有幾年了,聽說她工作幾年後,考上了台大博士班,畢業前一年在美國遊學,在台灣的男朋友卻移情別戀了,一個人跑去大峽谷玩,對談間看得出來她的哀傷,跟我說,謝謝我曾經這麼喜歡她,一直到他前男友無怨無悔付出卻換來分手的下場,覺得當年對我真的很殘忍。(哀... 當年我苦追了兩年呀,認識半年後表白,她不接受也不拒絕,照常接電話聊天、出遊。)心裡只能OS我都已經結婚這麼多年了,對著她的懺悔也只能打哈哈... 不過,還擔心她會作出傻事,後來看到她持續有新的動態,才鬆了口氣。

 

我:畢業後都沒見過妳了,總有十年了吧!真巧怎麼會在這裡遇見妳,還是一樣漂亮呢。

昀:學長,不要說笑了,上次美國回來後就和另一位博士班同學結婚了,已快是兩個孩子的媽了。你知道我在大學當教書吧?

我:知道呀,我之前看過你的動態,在C大當講師,離我家不遠,本來想說找時間去找你敘敘舊的。啊,對了,上個月好像說到B大當助理教授了!

昀:對呀,學校就在這附近。

我:難怪了。妳還是一樣愛喝咖啡呀,不過,記得你不喝拿鐵的呀?

昀:沒辦法,懷孕了,就暫時不喝黑咖啡了。我記得你喝三合一和即溶咖啡的?

想起那段年少無知的時光,心裡嘆了口氣,當年只是個窮學生,那懂什麼咖啡,昀梓家境不錯,中學念貴族名校,每次和她約會聽她點咖啡時說著咖啡豆的味道,我只能傻傻的點美式。

3-8硬性格咖啡Insinger外帶咖啡69.jpg

回頭看了一下,窗臺邊的咖啡師在正認真沖著我的咖啡,雖然距離有幾步之遙,那悶蒸的香氣,透露出回憶般的甜甜的味道。

 

我:妳算是我咖啡的啟蒙導師吧,不過,真的讓我愛上黑咖啡是後來另一位校友會的學妹。

昀:這我肯定要忌妒一下。(一如往常無畏的俏皮)聽你說過,你念研究所時候,追了之前大學校友會的學妹,後來呢?

我:也沒有後來,又是個慘痛的兩年。不過很感謝她,給了我很大的動力,為了她我真的作了很多努力。

昀:越說我忌妒了。快從實招來。

我:我記得向她表白時是在海邊夕陽下,她到高雄來找我,她說,晚了,剛進大學時,她覺得我蠻有才華的,其實也暗戀我一段時間;如果早兩年,她會毫不遲疑的答應。但是她看過了一本書--朱秀娟的女強人,她決定要成為一位事業成功的女強人,她覺得她已經有了一個明確的努力方向,要考托福要出國留學,希望之後在社會上可以有番作為。

昀聽出我感嘆的語氣,不過調皮的態度依然。

昀:後來呢?你就認真喝黑咖啡嗎?

 

這時後,我點的手沖單品--花神剛好上來了。

香氣撲鼻而來,用舌尖淺嘗了下,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,我認真品味精品咖啡,而不是只是喝咖啡。

我喜歡花神,厚實密集的醇酸甜捆綁在一起的感覺,伴隨著濃郁的花香。像極了人生大部份。

7 桃園-老窩咖啡桃鶯店18.jpg

 

我:是呀,她為了要出國留學,認真鑽研美國文化,所以每次碰面總是約在咖啡館或是美式餐廳。不過,我受她影響的,可不只精品咖啡。那時候,我一直想著,我要怎麼作可以跟得上她的步調。現在想起來是件很奇妙的事。她看了女強人,所以我就去看了一些成功企業家的書,什麼第一主義之類的,不過書上的傳奇故事真的只會讓我越來越迷罔。我一介布衣平民百姓,沒有萬貫家財,尚無立足之地,也沒有過人的頭腦,我拿什麼去開創舉世聞名的企業?

昀:後來呢?我覺得你現在發展得不錯呀,難道是受到她的鼓舞?

我:應該是吧。念研究所時樓下博士班學長愛看書,我也跟著大量閱讀。機緣巧合,我看到了彼得聖吉的『第五項修練』,透過書中的步驟引導,我第一次深刻體驗到『願景』不只對企業重要,對個人更是重要。所以,我也開始制訂了我的人生願景,在不同的層面的目標,以及時間軸的里程碑。像是當下前要決定發展方向,開始建立基礎,三十歲前要當上專業經理人,三十五歲以前要創業。

昀:看來你都有作到了。

我:嗯,不過,發現創業之後的路變得很茫然。創業只是個過程,創業之後才是一個真的起點,前幾年目標大概就是活下去,然後想辦法擴大,持續擴大。不過,回頭想想,我作的這些事,真的是在經營企業,還是只是在取代我失去的薪水,創造更高的所得?我作的事,對於國家社會有什麼貢獻?

昀:學長,你想太多了。企業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種貢獻,雖然沒有直接對社會貢獻,但是透過繳稅、請員工,其實你已經作很多了。

我:妳真的是企管系教授嗎,還是心理系的呀?這麼會安慰人。我總覺得我作得太少了。以前我們討論過篇文章:『楚人失弓,楚人得之』,妳還記得嗎?

昀:記得呀,你那愛愛會的想法,太博愛了。什麼去其楚、去其人之類的。

我:這正是我的意思,我只是作個小買賣,這事情我不作其他人會作,我一直在想,我究竟可以為這世界創造什麼更有價值?

昀:學長,這個太深奧了,如果你想到告訴我。不過,你那位學妹,真的成為女強人嗎?

 

2-3T.R_Kitchen義式特調咖啡豆19.jpg

心中又深深嘆了一口氣,再喝了口花神。這時溫度已經降低許多,醇酸甜不再揪結,像是擴散在咖啡杯裡,線條感淡了,味道也變得溫和許多。

我:並沒有。她畢業後為了籌出國的學費,先去一家科技公司上班,後來嫁給了同公司的工程師,就放棄所有的夢想在家相夫教子,過著安穩的生活了。其實,我也知道所謂的條件,是在還沒遇見對的人時候的藉口,等到Mr. Right出現,所有的條件都不再是條件了。

昀:聽你口氣感覺很嘔,很後悔呀。

我:不會啦,其實每段歷程遇到的人事物都會給我很多啟發,我也對他們心存感謝,當然包含你。我現在喜歡品味咖啡,因為他像是在品味人生。溫度就像是人生歷程,通常高溫帶苦,中溫轉酸,尾韻化甜,真的很像人生的歷程。

望了下手錶,昀梓說,時間不早了,要回學校去準備下一堂課了。就此道別,我獨自坐在窗邊品味著半涼的咖啡,花神的尾韻香中帶甜,細細回味這些過往的往事。

2-3-2 桃園-中壢-忠福拾事咖啡-好喝手沖18.jpg

 

想著這兩個讓伴陪我渡過幾年青春歲月的學妹,一位口口聲聲要成為女強人,卻成了賢妻良母,昀梓雖然平時裡都是嘻笑打鬧,古靈精怪,卻是一路朝著自己的目標默默前進,就算是步入家庭後,生了小孩,也依然在教職上持續精進自己。究竟什麼是女強人?或許都是吧!為母則強,不論是持家或是在職場上有所成就,甚或是兩者兼備。

 

飲盡杯底殘留的咖啡,餘韻飄香,我想我是想多了。每個人只要堅守自己的崗位,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都是成功的人。加油吧!

 

奇幻爆肝之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